加代没有任何守望的理由---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

封面

联系了伙伴,和被救赎者,友谊最终催生了对信任的提及,使这场救赎作为弱势群体反抗的产物更加沉重了。


爱梨的信任作为成年人的抉择,在包庇疑似弑母之罪的悟后意义远不是爱情这么简单。这成为了一种联系,在轮回之中,除了罪恶感、友谊,爱梨的信任成为了另一个支撑悟走下去的动力,而且我相信,这是相对重要的。


至于加代,她经受的苦难作为重点描绘的对象,在经历过被救赎的过程后成为了观众认为需要回馈的“代价”,但,作为被救赎的主体,事实上加代从未迈向更高的层级——从未拥有爱梨的主动权,原谅我这么说:加代就像经受了破坏被随意摆弄的洋娃娃,作为故事必要、但永远没有选择权的角色,她的结局是注定的。即使她确实守望了15年,也不过是作为这场救赎的“附赠品”,当然,她也没有任何守望的理由。




本文链接

 

發佈回覆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